曲终

【伪白】莫得标题,不会起ing

cp伪白 或许有一点瓦白emmm
文笔不好,不喜勿喷
(我想……开车,虽然我莫得粉丝)
估摸着是一个系列,这是第一篇。
没错我是来丢脸的。
短小可怜又无助

1.
尼古丁的味道在房间里漫开,微弱的火苗闪烁在黑暗里,电脑前的青年紧皱着眉头,漆黑的双眼盯着屏幕上走动的小丑,一个致命的失误已经定下了游戏的胜负。
“输了吗……”青年的低音炮中带着沙哑,今晚的状态不是很好,香烟点了一支又一支也始终不起什么作用,随着烟头火星的燃起,青年微带薄茧的手指捏住了烟,轻轻一吸,再缓缓吐出,烟雾萦绕在少年身边,飘散在在空气里,转眼又消散。他眼神暗了暗,在他心里,这就像某个人一样,突然出现在他的世界里,现在又将逝去。可他这次,是真的动心了,不管什么时候那个人的身影都永远印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。电脑屏幕里笑脸小丑脸上浓重油彩看得青年眉头微皱,复杂的心情漫上心头。
“今天心情不好,下了。”
青年抛下了这一句话就下了播。直播间里的粉丝当场懵逼。
【???????】
【???虚伪咋了???】
【???】
而虚伪完全不想去管,也不想解释,只是把香烟放在唇边,自言自语。
“有多久……没见到他了?”
虚伪这样问着自己。
虚伪有一个小号,是专门用来看老白直播的,里面一切记录都为零,不会漏出马脚。每次下播看老白直播时,虚伪心里都会带着期待的想会不会老白也每天看看自己?但转眼又觉得不可能,每天都这样暗自苦恼。
现在,看着老白身边越来越猖狂的瓦不管,他心里总有一股无名怒火燃起。他知道,他嫉妒,可是现在这样……不也是因为他自己的决定才导致的吗?是自己在事发时跟老白说的要冷处理,老白也答应了……所以或许现在这样是自己自找的?或许就是因为他对老白态度的冷淡,让老白对自己失去了最后的希望?
他知道,瓦不管对老白有意思,这次事件正好给了他一个绝妙的机会,他肯定不会放手的。
“不行啊,这样下去可不行……”属于他的老白,马上要被抢走了,他怎么可以还在这里坐着呢?他知道,他现在必须付出一些“行动”了。










(maya,我写的撒玩意)

【伪白】你什么时候回来啊

文笔不好不喜勿喷
是刀(你猜)
cp伪白
偷懒的短篇
长篇一辈子不可能










随着天气的逐渐转凉,那个属于魔人联盟的夏天也悄然逝去。

  老白暗淡的瞳孔静静的看向远方凋零的树。他在想,在别人眼里,他跟虚伪之间的距离已经是遥不可及的,不只是两栋楼之间的间距,也不是隔了一个城市的距离,是心里的距离。中间仿佛有一堵墙,把两人隔开,彼此不能相遇,无数的苦痛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。
  云层此时慢慢散开,金色的阳光洒在老白身上,但却没有温度。老白在清冷的阳光里沉思着。
  “为什么呢,明明看起来这么温暖,当真正触摸时才发现如此冰冷呢……”或许自己对虚伪也一样?在他最为耀眼时没有好好珍惜,在他变得清冷时才注意到他的存在。他对虚伪的爱的存在?当虚伪离开时才注意到自己感情的欧的白觉得自己仿佛一个幼稚鬼。
“虚伪先森,我想你了。”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啊……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买个麻辣烫都要那么久……”
“我要饿死了!”
“你快回来啊!虚伪我爱你啊!”


(瓦不管先森已经吃了好久的盒饭了,还是等不来他出场系列)

直播秀恩爱,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

cp伪白
不喜勿喷
我已放弃标点 ,可能有错字
文笔不好
是糖(๑❛ᴗ❛๑)
设定是同居





   门外,一位黑发少年一直在徘徊,犹豫着要不要进去,片刻寂静之后清脆的门锁声回响在空旷的房间里。门被缓缓推开,房间里没开灯,唯一的光源是一台嗡嗡作响的电脑。电脑前是一位白发的少年静静的坐着,手里的鼠标咔咔作响,神情凝重的盯着电脑。
    此时的黑发少年已经悄悄进来,他尽量放轻脚步,走到了白发少年身后,看他打完这个名为第五人格(幼儿园)的游戏,眼神还悄悄的往白发少年的深深的锁骨上瞟。
    “啊!!!”
    “输了!”白发少年意识到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导致的局势突变,于是赶紧对直播间的粉丝道歉“对不起我魔人了,是我不对,这一局原因都在……”话还未完,黑发少年突然间从后面把白发少年搂住,吓得白发少年发出一声惊呼,但随即嘴便被一只纤细手捂住。那只手骨节分明,皮肤光滑细腻,轻轻掩在白发少年樱花色的唇上。这小小的动作让白发少年的身体一僵,脸突然红了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身后的黑发少年见了他的反应微微一笑,靠近白发少年耳朵轻轻吹气,伴随温热气体喷洒的还有一声苏的要人命的低音炮“老白……”
    “虚伪先森,我现在在直播呢。”
    看对方没开口的意思,老白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 “排位又输了是不是,说吧,要亲亲还是抱抱呢?”
    “我要你。”
    “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虚伪先森你又说什么ac话呢,现在不行,怎么说也要到晚上。”
    “我不,”
    说着虚伪便把老白的脸强行掰过来,亲了上去,唇齿之间温热的呼吸萦绕在两人口中,虚伪侵略性的将舌头伸进老白的口中,老白被虚伪吻的传不过气,拼命挣扎,却很快被压制下去,只能无声的接受这窒息的接吻。作为报复,老白咬了一下虚伪的嘴唇,看着虚伪黑着的脸,大口喘气的老白仿佛站了上风一样,因为缺氧而潮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得意的微笑。
   “老白,你这是在勾引我吗?”
   “啊?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。”
   “哎,虚伪你住手!我还在直播呢!!!”
    “我帮你关了。”
    “什么?!等下,虚伪我错了,别!!”
   说着直播就突然关闭了,直播间的各位都漏出姨母笑,瓦不管已经自闭自语“我究竟干错了什么,每天听他们秀恩爱,我真的是wrwg,,,,”而还像弹幕老妈子的一样讨论着
   【各位散了吧,两个人干正事去了】
   【哎,虚伪直播还没关,我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】
   【楼上魔鬼吗,带我一个】
   【我也要去!!!】
   随着逐渐魔人的弹幕,和虚伪没关的直播间里传来的喘声,伪白女孩表示过年了!!!
  



~~~~~~~~~分割~~~~~~~~~~~~~
     “立秋了啊……”
   老白伸手摸了摸脖子,不再有重物压着的感觉让他一时不太适应,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脖子,让自己可以尽量消除一点不适感。
     “可是虚伪先生你去哪里了……”
  







让我们日常采访管管
瓦不管“虚伪你既然撒手了,那我是不是可以趁虚而入???”(支离破碎的危险发言)
  
   

不会起标题(*´◐∀◐`*)

不喜勿喷,
小学生文笔
这是一个贼悲桑的故事(bushi)
可能有错字(不要在意)

  “能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吗,老白?”

  面对瓦不管的这突然的质问,老白呆住了,随后陷入了沉思。

  这个问题,老白无法给出答案。因为他无法确定自己最喜欢的是不是虚伪,现在的自己对虚伪现在又是什么感情。自从虚伪退出魔人联盟后,老白就感觉心里像开了一个缺口,他试过许多方法,可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填满这种心中的空虚感。他一开始觉得这没什么,只不过是失去朋友的悲伤,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转,可后来便觉得心越来越痛,也越来越想他。
  老白发现,他可能爱上了这个叫虚伪的男人了,而且爱的无法自拔,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这种感觉。就像溺水缺氧的人,无法呼吸,也无法寻求帮助,自己孤身一人在一片深水里挣扎,却永远无法得到救赎。他越想越怕,他怕有一天自己就这么消失在虚伪的世界里,没有一点痕迹,被忘得干干净净。
   老白感觉他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眼前开始模糊,眼角逐渐发红,窒息感涌上心头……
   “老白?”
   “老白你怎么不说话了?!”
   一直静静等待老白答案的瓦不管开始慌了,老白半天都没有理他,难道生他气了???于是瓦不管开始玩命的喊老白名字,一声声的土拨鼠叫起伏在直播间里,粉丝们的耳朵都快被瓦不管的声音振聋了。
   【老白你回来啊啊啊啊!我们耳朵要聋了!!】
   【瓦不管太魔人了,老白你身为哥哥快来管管管管啊,再不管管管管,管管就管不住了!!!】
   【老白人呢?怎么不说话了???】
   【上面的我也想问】
   弹幕一片诉苦声,全都抱怨这瓦不管的土拨鼠嗓门
。而老白这边也被瓦不管吵的不行,思绪被强行打断的感觉可不好,老白烦闷的薅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瞬间整个人由悲转怒。在把自己的情绪平复一下后,老白喊出声来“wo ri ni ge瓦不管你叫什么叫,耳朵都瞎了!!!”
   “哎呀白宝贝原来你没事啊。<( ̄3 ̄)>”
   “你刚才突然不说话我还以为你生我气,不理我了。”
   “guna你个魔人,我生你气干嘛啊。”
   “……话说瓦不管,我突然有点事,今天先下了。”
  伴随管管的迷茫与弹幕的一片问号老白仓促的下了播,转身拿起手机,点开了一个熟悉的号码。
  “有些事……是必须要说清的,再这样下去迟早要憋出病来。”老白自言自语道,可是要拨通时还是犹豫不决,手一直在发抖,仿佛这个电话就是对他今后命运的审判一样。随着“滴”的声音,电话被播了出去,等待接听的声音震动着老白的耳膜,也震动着他的心。
   又是一声“滴”响起,电话被接通了。老白的心情一下沉重了起来。
  “虚伪……”
  电话那头的人轻轻应了一声“嗯,我在。”
  “呼,好吧,虚伪,我今天要认真的跟你说一件事,你听好。”
  “我听着呢,你说吧。”
  短暂的寂静后,老白的奶音随之出现,不好意思的说“虚伪我……喜欢你。”(信我,是真的奶白,不骗你)电话那头的低音炮突然愣了一下,老白现在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对方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  “老白你,说真的?”
  “……嗯,我喜欢你,想你,爱你爱的无法自拔,我想要现在就在你身边。”
  说完,电话那头便传来safufu的笑,撩的老白心尖痒痒,耳跟也开始发红。
  “老白,我也一样啊,我爱你。”
  “你说……什么?!”老白一脸不敢相信暗恋的人居然也喜欢自己的事实。
  “小白猪,你在哪里呢,我现在就来找你。”
  “找我,干什么?”
  “跟你在一起啊。”说着虚伪一个行云流水的操作关了直播,只剩下还在懵逼粉丝委屈的哀嚎。
   “小白猪等着吧,我明天就过来让你xing福。(๑❛ᴗ❛๑)”
   “你魔人吗你……”
   但老白最后还是乖乖把地址告诉虚伪后迅速挂了电话,扑倒在柔软的床上,脸深埋在被子里,心一直崩崩的跳。
   明天,自己一直期待的人就要来了!!!该怎么面对呢……(*/ω\*)










没了,写完才发现写的撒也不是,丢人啊
(与此同时被抛下的管管还自己一个人在语音里凌乱这,脸上一堆问号……)